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生死问题
    城主府后方的那一大片区域,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一片禁区。这片区域有着高约一丈半的围墙,普通人根本无力翻越。

    而且这片区域更为特殊的是,周围有墙无门,如果绕着其走上一圈会发现,这一大片区域全部被围墙给隔绝开来。

    当然,就是一般的武者也不会靠近此地,毕竟这里是护城阵法的所在,冒然靠近又对阵法毫不了解,很容易就会将自己的性命送掉。

    可是就在这片围墙之内,此刻便有着一老一少两道身影。二人此刻各自盘膝对坐,脸上的神情却是截然相反。

    那老者看面色十分憔悴,甚至其修为都有些不稳的趋势。可是老者的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与老者那破烂不堪的衣衫和伤痕累累的身体,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反差。

    再反观对面的青年人,他倒是一身干净的服饰,在胸口处能够看到被利刃划开了一道缺口。只不过缺口正被老者的双手按住,仅能够从那手指的缝隙内,可以察觉到淡淡的血迹。

    青年此时面若死灰,扭曲的脸庞之上,肌肉会时不时的抽搐抖动,那双目之中早已经看不到当初的怒火,有的只是绝望,惊恐,愤怒和怨恨,可更多的却是无奈和茫然。

    那老者自然是殷岳,此时他已经能够感受到,双掌血肉之中的“毒物”,已经差不多都被送入到面前青年的身体之中。原本在向外推挤的过程中,还有着一些困难,殷岳甚至一度担心以自己的状态,能否顺利将“毒物”全部排除在外。

    可是随着他将一部分的兽血精华送入对方的身体中后,尤其是在殷仲拼尽自己最后一丝气力,调动灵气去阻挡之后,突然间排出“毒物”的过程变得越来越轻松。

    对于这种变化,殷岳最后将之归结在,对方的修为弱于自己,“毒物”对其的影响也远超过自己。在“毒物”发挥了作用后,对方也等于是完全失去了抵抗之力。

    只不过殷仲所感受到的,与殷岳猜测的截然不同。因为殷仲感受到的是,那些“毒物”在接触到自己的灵气后,彼此之间仿佛有着某种亲和的效果,如此一来灵气本该是抵抗“毒物”的阻力,反成了相助“毒物”融于身体的助力。

    此刻的殷仲简直是欲哭无泪,心中暗骂着“老天无眼”,却是在如此形势之下偏又无可奈何。

    很快最后一丝兽血精华,在老者殷岳的全力催动之下,全部灌注进入到了殷仲的体内。感受着双掌之上已经消失的特殊滋味,殷岳脸上浮现出一抹难掩的喜色,虽然他现在依然有伤在身,灵气和念力几乎枯竭,但是老者还是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

    就在殷岳转身准备离开之际,忽然裤脚被人扯住,转回头来正看到殷仲,有些绝望的望着自己。

    “岳使大人,请你救救我,你说过要护我周全,你说过不会要我性命。现在我已经帮你化解“毒物”,您不能将我丢下不管啊!”

    此刻的殷仲早已经没有了原本的模样,双腿盘在一起,身体却是趴伏在地,苦苦的哀求着面前的老者。

    此刻的殷岳心情倒是很好,缓缓的说道:“刚刚你问过我,之前我为何要抛弃殷劫。他当时碍手碍脚脱误的后腿,这是我决定舍弃他的主要原因。不过当时我若是想,也可以让其从空间崩塌中拉出来,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那么做么?”

    心中已经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可是殷仲最好还是缓缓开口,问道:“为什么?”

    嘴角缓缓勾起,带着几分嘲弄意味的说道:“那是因为他已经没有价值,已经失去存在的价值,我为何还要多花力气和时间呢。”

    瞳孔微微一缩,殷仲好似发疯的野兽,猛的抓紧殷岳的小腿,愤怒的说道:“你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你之前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你答应过我要救我,你答应过会想办法为我解毒,你说过不会眼看着我死!”

    略带嘲弄意味的望着殷仲,殷岳“哈哈”一笑,说道:“之前若不是我将你制住,你难道会主动为我驱毒。本来这就不是你心甘情愿做的事,现在就别在这里厚颜无耻的说什么条件。

    老夫是不会眼看着你死,老夫将这么好的地方留给你一个人,你想怎么死就怎么死,没有人会打扰到你,这就是我对你的仁慈了。”

    声音落下的同时,殷岳老脸微微一沉,同时抬起脚来狠狠的一甩。“嗤啦”一声,小腿的裤子被直接撕掉一块,看着那被扯破的裤子,殷岳十分厌恶的瞪了一眼,随后便飘身而起跃出围墙。

    望着殷岳那没有一丝犹豫离去的背影,殷仲的最后一丝力气仿佛也在这一刻被抽走了一般。不知恰好毒性在此刻发作,还是因为殷岳的不顾而去,让殷仲放弃了一切抵抗。

    总之在这一刻,殷仲身体之内的兽血精华,突然剧烈的爆发开来。之前连殷岳都未曾体验过的剧烈痛楚,在这一刻瞬间笼罩了殷仲全身。

    之前因为殷岳受伤之后,便一直使用灵气和念力来压制,甚至不惜将血液排除三分之一,从而让那些兽血精华根本没有完全爆发的机会。

    另外一个不同之处在于,殷岳将兽血精华转嫁而来的时候,是通过胸前的伤口,直接送入到武者经脉最密集的位置。

    这里有数条主要经脉通往全身各处,几乎所有功法需要使用的经脉,都在这片区域周围。除此之外,武者极为重要的膻中大穴,也正是在这个位置。

    当然这是殷岳选择在其这处位置下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要最快速的将兽血精华送入到对方身体之中。

    当然殷岳并没有感受过兽血精华的爆发,更不会了解到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毒物”。也许当兽血精华真正爆发的时候,殷岳会摸索到其中的一些特点,甚至猜到这兽血精华的来路。

    毕竟殷岳本身属于古荒之地的一方势力,不像大陆上其他地方的武者,几乎没有人接触过凶兽这种存在。

    假如,虽然这种可能已经不存在,但是假如殷岳有机会体验到兽血精华的爆发。殷岳会从兽血精华推想到凶兽幽冥一族,甚至会发现有人提取了幽冥一族的重要精华部分,甚至他还可能会看出这其中存在的巨大价值。

    不过这一切只能存在于假如之中,因为他在兽血精华爆发之前,便已经出手将之排出体外。而如今承受兽血精华的殷仲,根本就没有那份阅历去推测所中之毒来自于什么。

    现在的殷仲所考虑的已经不是如何解毒,而是在考虑自己是否要结束性命,甚至以何种方式结束自己的性命。

    在剧烈的痛楚之下,殷仲明白自己命不久矣,所以他才会萌生结束生命的念头。可是想法在脑子中,执行起来却需要自己动手,实际上现在的殷仲也只能有一个模糊的想法而已。

    剧烈的痛楚,就好像无数柄刀子在身体内来回切割,好像成百上千的蚂蚁在其中吞噬啃咬一般。肉体,经脉,甚至是内脏都在这种剧烈的痛苦中被不断的破坏,却又在那种让人发疯的麻痒中不断的壮大。

    也许这种痛苦,也只有当初左风承受过的除磷之毒,才能够比之稍胜一筹。可是这对于从未经历过这类痛楚的殷仲,却已经足以让他的精神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不仅是这片围墙之内,甚至就连围墙之外也一片安静,有些身份和修为的人都集中到鬼画素王家的战场附近瞧热闹去了,没有修为的人,在今晚的连续变故下,一个个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任由殷仲在地上拼命的嘶吼,打滚,胡抓乱刨下手指破裂,将周围的一片雪都染成了红色,也没有一个人发现。

    在这种不断的挣扎之下,殷仲感到视线在模糊,思维在模糊,最后连意识也渐渐模糊。他估计自己不需要再考虑死与不死的问题,因为自己眼下就要死翘翘了。

    这片区域安静异常不见半个人影,可是就在距离此地不远,城主府东南面的广场上,便是眼下阔城之内最热闹的地方。

    素王两家的武者集中在一起,彼此帮助服药、敷药、运气疗伤。另外一边的城主府一方,武者们也在疗伤,不过一个个眼神之中却有着警惕之意。

    望着父亲的尸体,郭孝整个人就那么呆愣在当场。康赵两名老者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面对着素坚和王骁,又知道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王骁大统领,我希望你将王铮的尸体交给我。”犹豫半晌,郭孝忍不住说道。

    正在等待对方开口的王骁脸色骤然阴沉,冷声的说道:“哼,我二弟的尸体凭什么交给你,你又凭什么来管我讨要。凭你这个城主,还是凭你身后那些人。”

    面对王骁的质问,郭孝却没有半点怯色,而是目光坚定的回望着,平静的说道:“既不凭我的身份,更不会是我身后的那些武者,凭的是唯有道理二字。”

    “道理?”

    王骁和素坚两人同时出声,显然对郭孝的话深感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