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纳晶融阵
    从想到办法到开始实施,直到完全成型摆在术索的面前,前后也只用了左风伸手入怀再将之取出的这一小段过程。

    整个过程,左风故意将速度放慢到极限,不过这当然也有一个度,若是做的太夸张,当然只会让对方更加怀疑。所以前后差不多也就是在两息左右的时间罢了。

    左风不明白对方为何会如此笃定,自己拿出的阵玉不是刚刚传出波动的根源,如果按照自己的判断,细节上应该已经处理的非常好了。

    就是因为想不明白原因,左风整个人也愣在当场,脑中迅速的将各种信息重新整合,并且从释放的波动为入手点,将自己的计划又重新捋了一遍,并未发现任何的问题。

    左风的沉默可以解读为哑口无言,至少现在的术索就是如此想的。不过这同时也可以有另外一种解释,就是左风心怀坦荡,根本不觉得自己有必要详细解释。

    术索就差一点便要碰到储晶戒指,可是他的手却就那么停顿在空中。他可以立即动手,不过略一犹豫后,术索还是开口多问了一句。

    “你当我对阵法一窍不通么,阵玉怎么可能释放那么细微的波动,而且阵玉需要通过灵气激活,才能够释放其中的效果。

    你之前灵气完全收敛,阵玉怎么可能主动被激发出来。而且阵玉释放的是阵法的气息波动,怎么可能像之前那么细微。”

    听到术索如此说,左风脸上现出一丝古怪的神色,好像哭笑不得,又好像有点尴尬。实际上此时的左风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因为对方半点都没有窥破自己的秘密,只是听他刚刚的话,左风的心里就已经有底了。

    只不过对于左风来说,表面功夫依然很重要,因此他将手中的阵玉轻轻放在桌上,用目光示意术索将之取走。

    看到左风如此做,本来信誓旦旦的术索,却是忍不住犹豫了起来。先是目光凝重的望着左风,随即又警惕的落在桌子上,最后他目光陡然一转望向另外一名青年,命令道:“将它拿起来。”

    青年微感错愕,随即目露惊惧的望着术索,说道:“大,大哥,这小子咱们信不过,我……”

    “别废话,叫你拿,你就给我拿!”

    术索声音冰冷的命令道,根本不给对方任何讨论的余地。那青年先是神情微变,警惕的看向左风后,这才重新注视起桌上的阵玉。

    只不过在对方低头看向阵玉前,左风看到其眼角余光瞥向术索,一丝怨毒与愤恨潜藏在下方,只不过很快就收敛消失罢了。

    左风依旧满脸无辜的模样,看着对方轻轻的碰了碰阵玉,再发现没有任何特别后,这才缓缓将之拿在手中。

    就在那阵玉握在手中的瞬间,极为突兀的,在阵玉表面猛的有着一道细微的波动传出。吓的那青年惊呼一声,直接将阵玉抛开。

    这一次倒是术索手疾眼快,直接将那阵玉没有落下前将之接住。不同于那名青年,术索感知能力更强一些,他在抓住阵玉后,就感到其中一丝细微变化。

    自己掌心处好像有着淡淡的吸力,要将自己的灵气吸走一丁点。术索反应很快,灵气猛的收敛,阵玉一吸间失败,这才重新归于平静。

    有些吃惊的望着手中的阵玉,术索很快就反应过来,忍不住说道:“其中加入了聚灵阵法?”

    见左风点头,又立刻问道:“那为什么他会发出波动?”

    伸出手指向着术索的手中指了指,左风鼓励的说道:“你试着用灵气将之激发出来,便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深深的盯着左风看了一小会儿,术索将阵玉抛出,那青年人正为了自己刚才表现太丢人而懊悔,此时见术索将阵玉丢过来,毫不犹豫的就将之接在手中。

    “将灵气送入进去,把阵玉激发出来。哼,倒要好好瞧瞧你还能玩出什么把戏,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术索冷声说着,嘴巴歪了歪催促那青年速速动手。

    青年心中暗骂术索的无耻,大话都由他一个人来说,危险却要自己来承担。心中虽然极为怨恨,可是他却不敢违逆对方,只能依言将灵气送了出去。

    那青年非常小心,可是当他释放灵气的瞬间,还是感觉到灵气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控,一下子就灌注进入许多。

    阵玉之上光芒骤然亮起,同时一道道运转中的阵法也浮现在了其上,上下三层的阵法堆叠在一起,透出一种玄之又玄的神秘之美。

    不过落在术索这样的人眼中,那阵法之上的光芒却很快被他发现,上面那些阵法转动之间,竟然有一部分始终亮起细微的红芒。

    看到这个变化,又联系起阵法周围的一些特点,术索一下子明白过来,震惊的说道:“这是,这是一套探查阵法?”

    满意的点了点头,左风笑着解释道:“我将家族之中的警戒阵法,与我以前所学习的一些阵法相互结合印证,便搞出来这样一套探查阵法。不过这东西还在初试阶段,到底是否真的好用,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瞧瞧。”

    这阵法庞大且复杂,当然不是左风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刻画出来的。不过这套阵法中的警戒阵,的确是左风之前在术家领悟,被他刻画在一枚中品阵玉中,存放在了纳晶之中。

    眼前的阵玉释放的阵法中,还包含着另外一小部分,这是左风以前研究聚灵阵法等基础大阵的时候,比较成功的结合后,将之融合在一起存于一枚中品阵玉中。

    因为事情来得太过突然,左风只能无奈的废掉一枚中品阵玉,直接将其中自己刻画的内容取出,直接灌注到另外一枚阵玉中。

    如果其他人做起来非常困难,因为不论是从阵玉中取阵法,以及融合到其他阵玉之中,都不能够有任何其他能量的干扰。

    而左风的纳晶之内,正是一处绝对的与外界隔绝,融合起来也更是意外的顺利。

    两边的阵法,都是由左风刻画出来,融合的过程虽然有些风险,成功率也并不算太高,不过左风紧急情况下注意力空前集中,加上有念力这种超过精神力的辅助,还是被他给成功搞出来了。

    如今换术索愣在那里有点发懵,左风便笑着解释道:“这阵玉放在身边,因为加入聚灵阵,所以会在不知不觉间偶尔吸收我身体中的灵气,从而完成其最基本的运转。

    而这阵玉出现变化的时候,便是阵玉对周围一些阵法生出感应的时候。如果是一般的阵法它不会有反应,除非是很强的防御或攻击阵法,它才会像之前那样有一丝细微的波动传出。

    因为这种波动只是用来提醒我,所以我在设置的时候,并未让其显现出太强的波动。”

    说道这里,左风微微顿了顿,抬起手来向着那阵玉释放出的阵法上指去。食指轻轻的点在那阵法上释放红芒的那一点,继续说道:“这处红点正是它感应到存在阵法的方向,你看它所指,正是醉香楼的中心所在。”

    其实术索早就已经听明白了,之所以这么半天都没有开口,是因为他无法确定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

    从道理上来讲,不论是这套繁琐的阵法所能实现的效果,以及在阵玉出现变化的时候,所释放出来的波动,似乎都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术索依然抱有怀疑,因为如果真的像左风说的那样,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好好解释,而是在那里含糊其辞的耽误了很长时间。

    不过怀疑归怀疑,术索也明白自己有可能真的搞错了,在这种时候他很想再验证一下,却又知道继续下去可就将左风给得罪死了。

    想到这里,术索忽然想到了什么,轻轻的抬起脚来向着旁边轻轻踢了一记,正踢在另外一名青年的脚背上。

    接着,术索便说道:“都是自家兄弟,我自然是相信你,刚刚的确可能是个误会,你说是不是?”

    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术索已经转向了另外一名青年,那青年气的脸色微微泛红,可是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三,三哥既然都这样了,你也就让我们搜一搜身,这样也可以让我们彻底放心嘛。”

    “哎!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刚刚明明就是一场误会嘛,老三是明白人,不跟你计较,你可不要太过分呐!”术索抢过话头说道。

    左风心中冷笑,口中却说道:“无妨,无妨!搜一搜也好,毕竟我是来自木家,值得怀疑。”

    那青年虽然不情愿,可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遍。左风更是十分配合,将外衣和身上的东西都掏出来放在桌上,甚至将储晶戒指都放在那里任由术索检查。

    一无所获的青年人,最后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尴尬的向左风赔礼道歉。而术索却是讪笑着连说“误会,误会!”

    口中这样说着,术索目光却已经落在那阵玉之上,眼中不禁泛起了一丝贪婪之意。

    正准备收起阵玉的左风,心中微微一动,一个想法也随之浮现在脑海中,举起阵玉轻声说道:“大哥是不是喜欢这东西,那小弟送给大哥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