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弥补之法
    “哎,这么说我完全分析错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伊卡丽略显沮丧的说道。

    摇了摇头,左风也同样叹了口气,说道:“要知道,我现在特别希望你的分析完全错误,不过从情况来看,恐怕真的会如此糟糕,你分析的很可能是对的。”

    错愕的望向左风,伊卡丽随后就明白过来,忍不住惊讶的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说,这场阴谋林家的木姓一脉也参与其中?”

    看到左风无奈的点了点头,唐斌说道:“可是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伙人,怎么可能联合在一起,这种结果实在太难以让人理解了。”

    露出一丝追忆的神色,左风缓缓说道:“其实你已经得到了答案,只是受到已知的各种信息所困扰,认为这两伙人不可能结合在一起。

    不过曾经有一位前辈告诉过我,当一切可能都排除的时候,那么剩下的再如何让人难以理解,那必然就是事实了。”

    左风的话仿佛一下子说到了唐斌的心坎里,低着头默默的重复了一遍左风最后说的那番话,最后忍不住赞叹道:“这话真的是太有道理了,看来这一次木姓和鬼画家真的有可能联手,如此情况可就太过棘手了。”

    面色阴沉的望了远处那正在快速搭建中的阵法,左风说道:“如果只是鬼画家,如今根本就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可是鬼画家若是一旦与木家联手,那事情将会变得非常棘手。

    如果在这个基础上,素王郭三家先对林家术姓一脉出手,在双方焦灼不下,甚至是两败俱伤时出手,恐怕整个阔城都将会彻底被鬼画和木姓一脉掌握。”

    大家讨论到这个的时候,其实已经渐渐的推测出了这种结果,可是当左风将这一番判断说出来后,众人还是感到背后一阵发麻。

    局面的变化实在太快了一些,前些天阔城之内还是素王郭三家的天下,哪怕是那个林家也缩在家族所在的城北老区中,不敢有任何的动作。鬼画家更是销声匿迹,如同彻底消失了一般。

    可形势的发展偏就如此让人难以预料,明明占据了绝对优势的素王郭三家,就因为一次判断错误,搞的如今深陷险地还不自知。

    唐斌认为事情的发展很不合常理,可左风却是在刚刚分析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之前同术索和术僚,潜伏进入醉香楼调查的时候,当时在赌坊二层的时候,左风感知到楼上有修为颇高的武者。

    当时虽然左风只感觉到了一名育气期强者的气息,可一来赌坊中已经有人警觉,二来担心引起楼上之人的注意,所以左风在隐约感觉到了,有另外强者的气息存在后,也没有释放更多的念力向上探查。

    后来左风故意触动阵法警讯,借木姓族人的围攻帮助了自己脱身。可是左风一直也没有忘记赌坊三层感受到的气息,这几日来安排术姓族人在外围探查,左风始终没有忘记这件事。

    可是在他的安排下,几个方向日夜不停的观察,都没有任何发现。在那一次左风潜入暴露后,对方的警觉明显提高了一个层次,加上对方修为太高,左风也不敢再轻易靠近。

    眼下当左风分析到这个环节的时候,他立刻就想到了之前的发现,几乎可以肯定那赌坊三层的人必然是鬼画家的武者。虽然左风也想不通,为何鬼画家的人与木姓一族的人会走到一起,但摆在眼前的一切都证明了那就是事实。

    狠狠的瞪了左风一眼,伊卡丽有些焦急的说道:“按照你所说,现在的素王郭三家,必然会遇到危险,而且他们这次遇到的是烦。你似乎也早就有了结论,那还有闲心在这里慢慢的分析,难道你打算眼睁睁看着素王郭三家遭到灭顶的打击不成。”

    “救是肯定要救的,如果能够在他们行动之前便有所准备,我们不仅能够反过来利用这场阴谋,还有可能让鬼画家和林家两脉的人都吃个大亏。”

    左风刚刚说完,伊卡丽就狠狠的瞪了过来,说道:“到了这个时候,你就别在那里做美梦了,到了这个份上我们到底该怎么办,我可不想陪着素王郭这三家一块陪葬。”

    好似想到了什么,唐斌突然开口说道:“眼下的木家必然全部出动,醉香楼那边也肯定十分空虚,我们倒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将月瑶和秋儿两位小姐给救出来。

    她们两人身边有信得过的武者,内外配合默契,要安全救出来应该不难。另外阔城之内的强者,眼下都集中在了城北老区,南城门必然十分空虚。”

    摆了摆手阻止唐斌说下去,左风笑着说道:“你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但也只有前面那一半。眼下利用木家与鬼画家行动的契机,将月瑶和秋儿救出来,的确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望了眼下方的阵法,左风继续说道:“不过现在就想着离开,在我看来还早了点,虽然形势十分不利,但也并非是不可违。如今我们已经掌握了不少的线索,也能推测出对方的大致计划,那我们便可以有所针对的进行反击。”

    “反击?城主大人我没听错吧,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如何还有反击之力,我实在想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有什么方法和手段能够反败为胜。不要说反败为胜,能够不一败涂地都难如登天。”

    从大家开始讨论后,左风的目光便不断的望向下方的阵法处。这阵法从五日之前就开始着手搭建,本按照段姓中年男子的计划,差不多还需要两日到三日才能够完成。

    可是接连几日,左风都有一种急迫感笼罩在心头,因此从昨天开始便动员运财商会的这些武者开始加快进度。

    众人虽然在讨论,左风看起来一副不急不缓的模样,可是他心中却焦急万分。只不过他更加清楚,现在焦急没有半点用处,即使再如何急迫一切都还是要按部就班的进行。

    将脑海纷乱复杂的阔城形势,以最为快速的方式整理一番,左风这才缓缓开口说道:“大家先不要焦急,因为解决问题从来与焦急没有任何关系,反而会失去自我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需要冷静,尤其是我们的敌人谋定而后动,我们虽然之前察觉到了蛛丝马迹,可毕竟也是到这一刻才想明白了整件事情。

    唐斌你应该不会忘记,我们初到阔城之际,便陷入了鬼画家在画府内针对素王两家的行动。虽然形势极为不利,可是我们终究改变局势的发展,最后让素家全身而退,三名统领只伤未死。”

    接着转向另外一侧,左风继续说道:“在前番鬼画家与素王家那一场大战上,局面同样堪忧,可当你伊卡丽带着素强出现之后,局面又是如何发展,我想不需要我多说什么吧。”

    目光在众人面前扫过,眼中看不到任何情绪,那是一种特殊的平静,从那平静的眼神之中,带给人的感觉是超乎寻常的自信。

    唐斌和伊卡丽神情略微缓和,终于有着笑容浮现,仿佛胸口被压了许久的大石被人挪开。而感受最为明显之人,反而是半天来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的术宰。

    直到今天与左风交谈许久,他才有种重新认识眼前之人的感觉。当初的“四弟”只能是一种称呼,可以说他对眼前之人半点都不了解。

    当他与左风长聊过数个时辰后,觉得自己算得上充分了眼前之人,可到了此时此刻,术宰发现眼前之人是那么的陌生,又是如此的可亲,可信,隐约之间又感到了一丝熟悉,仿佛自己曾经在潜意识中,始终期盼着能够遇到这样一个人。

    虽然只是简单的探讨和交流,可是左风将身边的人充分调动起来。不仅启发身边的同伴去思考和分析,而且他并未以高高在上的领导者姿态单纯的发号施令,而是在讨论的过程中,将自己的想法慢慢渗透给所有人。

    另外,左风也没有忘记一位领导者,同样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鼓励自己的身边人。那不是一种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孤立,那更像是朋友,伙伴,兄弟一样的鼓舞,这样的情绪反而更容易深入人心。

    望着面前的三人,左风平静的点了点头,说道:“唐斌刚刚说的很对,木姓一脉的人此时就算不是倾巢而动,至少留在醉香楼的力量会非常空虚。

    我们需要借助这次机会出手,将月瑶和秋儿救出来。对于木姓一脉来说,她们两人算是最大的底牌,我们现在就要将其抽走,让他们失去这最大的优势。”

    目光先是落在唐斌身上,随后又望向术宰,缓缓说道:“这件事情恐怕需要拜托你们两人,虽然术宰有救人的实力,可是相信对方不会毫无防范,所以需要唐斌大哥从旁协助,不过你的身份和真实实力最好不要暴露。”

    点了点头,唐斌毫不犹豫的说道:“放心,恐怕这阔城之内,除了殷岳那个老家伙,没有人可以让我暴露真实的身份和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