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祸不单行
    水波荡漾之间,呈现涟漪的模样向着周围扩散开来,而在那水波涟漪的中心位置,一道娇小的身影好似在翩然起舞一般。

    这道较小的身影正是素家的二统领素铭,若非此时正全力与人交手,很难想象那道纤细柔美的身体之中,竟然储存着如此庞大的力量。

    距离素铭不远处的一名老者,同样身材矮小,可是却绝不能称之为娇小,因为老者矮胖的身材显得十分敦实。

    这老者当然是城主府中两名最强者之一,赵邙。远远看去老者赵邙就好像一个矮小的水缸,只不过老者出招十分灵动,看到一条如游蛇般的长鞭,在其周围上下左右翻腾飞舞。

    一老一少两人身材都很小,两人的属性也都是水,因此战斗之时显现出来的更多的是纤柔和多变。

    反观正在与两人交战的两名老者,却是两位高大魁梧之人,甚至略微有些发福。横五横六两人虽然及不上术宰那般身材,可是在一般人眼中已经算是很高大了,尤其是同素铭和赵邙两人比较之后。

    而且横五横六两个一人使用双锤,一人使用双斧,都是那种大开大阖的战斗方式。加上二人本身的土属性,就是以厚实稳重为主,战斗的时候少了几分变化,多了几分凝实。

    这样的四个人战斗在一起,就好像绝对的柔在与绝对的刚相互碰撞。不论是眼光独到的强者,或者是看在普通人眼中,这四个人之间的战斗显然不会是短时间内能有结果的。

    不过横五横六两人却不这么想巨大战锤飞舞之间,暗黄色的灵气缭绕锤身之上,运行之中除了有着巨大轰鸣声,甚至感气期以上的武者都可以感受到战锤周围的天地灵气在不断的震颤。

    如此威势的战锤在即将轰向素铭之前,战锤前端就开始有着涟漪浮现,巨锤本身的庞大体积,在不断浮现的涟漪中,好似逆水行舟般越来越困难。横五见此情景,眼中划过一抹恼怒与愤恨。

    当巨锤终于冲到素铭近前的时候,不论是力道、速度和灵气,都已经不足出锤时候的四分之一。而素铭对于这样的战锤,依旧小心翼翼的摆动手中长剑一触即收,同时运力将其带向一旁。

    交战十几个回合,这已经是横五第四次被对方以这种方式化解。那种用错了力的感觉,让他不仅郁闷的想吐血,失去目标后的反噬之力,也的确让他有种要吐血感觉。

    虽然交手之中也与对方硬碰过,可是看眼前素铭的模样就知道,并未造成什么伤害,只能说有一些消耗而已。

    另外一边的横六遇到的情况也差不多,一双战斧挥舞开来后,斧中不仅拥有铁锤那般的巨力,而且战斧的锋口也异常锐利。

    如果赵邙一不小心被削中,伤势必然不会轻。可是赵邙不仅长鞭施展的十分灵活多变,身体更是如球一般的四处滚动,始终无法让横六准确捕捉到他的确切位置。

    往往一斧下去眼看就要毙掉对方,可最终发现不是给对方的衣服划了个口子,就是砍掉了几缕白发。

    双方之间的战斗陷入焦灼,横五横六对此反而十分焦急,因为高端武者的战斗既然无法分出胜负,就只能靠低端武者来挽回。

    可是素王郭三家明显准备充分,随着一批批武者不断被轮换着出现在战场的前端。反而是自己手下的武者不断的被消耗,伤者甚至无法得到救治,这种局面对他们十分不利。

    更让两人感到郁闷的是,大掌柜不仅将所有的决策权交给了自己,同时还将自己手中的大批武者送来任由自己调遣。

    他们两人原本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觉得这是大掌柜顾全大局的无私行为。可是面对眼下不断的纠缠和消耗后,二人却隐约感觉到了不妥,似乎自己二人不知不觉间已经遭到算计,只是不相信也不肯定,算计自己的是大掌柜。

    战斗依然在持续着,横五横六希望凭借重手将眼前的两人解决,最起码将对方暂时逼退。可是真正打了差不多一刻钟后,二人才发现自己判断错误。

    双方之间的属性相克,武器与战斗方式同样相克。可这种相克并非自己占优,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好似抢到了主动,实际在这样的情况下彼此交手,想要迅速解决或压制对手,除了付出一些代价根本就办不到。

    如果不想付出代价,那就只能进行消耗,消耗肉体,精神和灵气等等。可是两人既想要速战速决,又不想付出代价,最终反而成了这场消耗中吃亏最多的人。

    随着不断的战斗,横五和横六渐渐感觉到眼前两人后力越来越强,反而是自己两人手中的武器变得越来越沉重。

    面对这种情况,横五和横六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横五高声传音喊道:“所有人后撤,撤入第十一层房舍建立防御,不要乱,慢慢后撤!”

    听到横五横六的命令,赵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可是有着丰富经验的素铭却是眼中精芒爆闪,甚至有些喜上眉梢。

    对方的命令刚刚发出,素铭就立刻轻轻抿嘴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呼哨声。因为太过突然,素铭不想让对方有所准备,所以便采用了这种素家武者才能够听得懂的传讯方式。

    尖锐的呼哨声远远的传荡开去,好似利箭一般划过夜空,直接送出了差不多两里多远,左右就相当于四里范围内都能够清晰的听到。

    下方的术姓武者最先动了,因为他们清楚的接到了后撤的命令,在如此焦灼的战斗下,他们当然愿意听到这个命令。

    而下方的武者刚刚动身后撤,横五横六就不禁同时皱眉,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慌乱之下又犯了个错误。

    双方在第十层组合成战阵,可是当人们一旦后撤之时,队形顷刻间便化为无形。尤其是一方面正在散乱的后撤,另外一边却是正面步步紧逼而来,优劣立刻就显现而出。

    也就在术姓武者后撤的时候,素铭的呼哨传讯已经发出,素家武者一个个眼中放光,立刻开始发动突袭。

    从这一点上来看,在场四人之中,唯有素铭对于这种大规模武者战斗有着丰富的经验。

    横五和横六也是在看到下方武者执行自己的命令后,才发现自己犯了个愚蠢的错误。在这种战斗中,撤退的一方将会损失严重,不仅忙于后撤的人无心应战,会给对方可乘之机,而且没有组织的撤退,同伴间彼此冲撞,更是乱成一片。

    本来还是彼此势均力敌的消耗战,局势的瞬间变化被素家武者抓住机会。素家武者的突袭并不是一味的胡乱冲锋,而是猛的突进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后,再迅速在返回队伍之中。

    对方在撤退中不敢追击,被突袭后的队形变得更加散乱,哪怕突袭只造成一人轻伤,仍旧会让周围数人心中慌乱。

    眼看着下方的武者,根本就不是撤退,而是溃退到了第十一层房舍,横五立刻大声喊道:“顶住,一定要给我顶住,绝不能够再退了,一定要给我顶住。”

    他几乎是以一种声嘶力竭的声音大吼着,下方的武者听的倒是真切,但是却根本你无法彻底执行横五的命令。

    这种大规模的武者交手之时,最令统帅之人感到危险的就是撤退,尤其是有秩序的后撤,不仅对于指挥者的统御能力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同时对武者的素质也有着极高的要求。

    如果正题撤退,那只需要留下一部分人断后,甚至舍去一部分人就能够做到。可是若是有秩序的后退,那么武者至少在之前经过无数次的演练,彼此间既能够很好的配合,又能够相互信任才行。

    眼下的情况很特殊,原本属于大掌柜的武者,自然训练过有序撤退,向后方的房舍撤走这种布置和练习。

    可是横五横六带来的那些武者,他们却未曾有过这样的训练,更不知道该如何与大掌柜手下的武者如何配合。现在两批人已经混在一起,共同应付眼前的敌人倒还勉强可以,如今后撤立刻就变得混乱不堪。

    四名纳气巅峰武者间的战斗,会影响到下方的交手,而下方大批武者的战斗,同样也会对四名纳气巅峰强者的战斗造成影响。

    眼下就是下方武者在混乱后撤中不断死伤,直接导致横五横六心神大乱。素铭和赵邙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前一直被动防御采取消耗方式的两人,此时终于拿出积蓄已久的战力。

    素铭手中长剑一分为二,道道水波在其长剑之上凝聚成型,随后在其劈砍之中,淡蓝色的水刃便直接向着横五斩去。横六那边也不好过,这一次长鞭再不是护住全身,而是如同灵蛇一般,游走之间从难以预料的角度射出。

    面对下方的混乱,面对素铭和赵邙两人突然发动的强大攻势,横五和横六两人心中苦涩的叫交换了一个眼神。

    恰好就在此时,一道道厉喝,武器碰撞的声音,灵气碰撞的波动,同时传递而来。横五横六偷眼望去,惊骇的张大了嘴巴。

    一大批武者正在从东西两侧杀出,包了自己等人的后路,那些突然杀到的武者不是身穿素家服饰,就是王家的装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