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攻受问题
    不过硬要让她说一下到底是姐攻妹攻的话……

    应该是妹攻吧?

    步川小姐一本正经地抵住下巴,根据自己从同人本里面看到地剧情、以及根据这些剧情零星了解到的角色设定,果然还是妹攻比较靠谱一点不是么?不由地一边想着一边煞有其事地点着脑袋,毕竟妹妹芽衣给人的感觉实在太冷了——虽然不像平时的步川小姐一样不仅不近人情还表现得像一个大魔王,不过毫无疑问是一朵气质凌然的高岭之花,性格怂一点的人光是看着那张少有表情的面容估计就已经要主动认输投降了。

    相比起来姐姐柚子则是要亲切许多,性格外向开朗与任何人都能相处得很好,然而面对芽衣却是脸红心跳的。

    行了。

    柚子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受。

    ——步川小姐根据自己了解到的东西如此确信着。

    而且面对芽衣之时柚子的一切表现显然十分靠近忠犬系女子,可想而知污一点的攻受关系也应该是一脸高冷的芽衣占据着上风。更何况这种外表看起来又禁欲又不近人情的女生实在是攻气满满,根本不可能是受。

    不要说什么明明魑魅的老板大人再怎么霸气十足也是一个被老板娘压得死死的受,这种污言秽语步川小姐听不见!

    老板大人只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例子!

    不能算数的!

    本来是不想让自己淌进这种讨论姐攻妹攻没完没了的浑水之中,不过每一次比拼耐心之时总是洛小倾大获全胜,而这一次当然不会例外——这个死蠢一直揪着步川小姐的衣袖缠着她只要稍微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就好,即便步川小姐毫无反应也不曾感到无趣,也不害怕自己到最后恐怕会惨遭一顿爆锤,可以看得出她就是仗着步川小姐在光庭广众之下不会打人才会如此为所欲为!

    呵呵!

    等漫展结束她要活生生扭断这个死蠢的脖子!

    ——怒气槽明明已经涨满但脸上却一点异色都没有的步川小姐开始想着到时候自己该怎么收拾洛小倾才好了。

    由于实在拗不过洛小倾的执着,步川小姐知道对方若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同时也不想让自己的的袖老是被揪来揪去,于是只能无奈地选择服软,想着只要随便说下看法就能获得清净了吧?

    幽幽地暗叹一口气。

    步川小姐轻轻看向一旁因为等待答案而显得一脸跃跃欲试的洛小倾,终于张开嘴巴十分简单地吐出两个字。

    “妹攻。”

    却不料洛小倾的反应竟然超级大!

    一听到“妹攻”二字便一下子瞪大眼睛,以一种不可理喻的眼神看着步川小姐,好像今天第一次认识步川小姐一样!然后举起桌上的样本指着封面一脸冷淡的芽衣,洛小倾猛然拉近双方之间的距离,十分夸张地开始反驳:“你拓麻在说什么!你有本事现在看着芽衣这张受气满满的脸重新说一遍!你随便乱说话难道良心就不会觉得痛嘛!”一边说着她的手指还一边朝着芽衣没有表情的脸上十分用力地戳上好几下,仿佛戳的力度越大越能证明步川小姐的观念有多么错误一般。

    ——???

    ——为什么她无论怎么看都没有办法从这张少有表情的脸上看出一丝的受气来?洛小倾才是在闭着眼睛说瞎话吧?

    步川小姐反而觉得洛小倾的想法不可理喻!

    幸亏洛小倾在拿起样本进行争辩的时候有刻意压低声音,在有些噪杂的会展之中估计也只有坐在一旁的步川小姐可以听得到,否则隔壁几个摊位的人恐怕都要知道她们两个人竟然在这里讨论这么窒息的话题了。

    只可惜这个死蠢指着样本说得再怎么信誓旦旦也不会起到作用。

    步川小姐十分相信自己的判断,更何况她现在无论多么认真地看着封面上边地芽衣柚子两个人,最后也只能得出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结论——

    “芽衣是攻柚子是受。”

    “住口!芽衣怎么可能攻得过柚子!她明显就是一个受!”

    洛小倾明显听得有些爆炸,然而她再爆炸又哪里能比得过现在的步川小姐?倒不如说从一开始步川小姐积攒下来的火气就已经很大了!之前洛小倾一直凑不要脸得缠着步川小姐非要她说一下看法不可,她实在拗不过才会说出自己的观点——没想到这个死蠢一点都不感激她的大发慈悲,竟然还要反过来吐槽她在胡说八道?要不是现在周围都是人步川小姐一定要把洛小倾的这张臭嘴给狠狠地撕开!

    “妹攻!”

    而怒气上涌的结果当然是更加相信自己的观点才是正确的,步川小姐眼睛都不眨一下,瞪着洛小倾继续坚持己见。

    ——明明芽衣上看下看横看竖看都是攻气十足!

    ——哪里像洛小倾说的一样受气满满!

    虽然只是看过一本同人本的步川小姐根本不知道原作是什么样的剧情、对于两位角色的设定也是一知半解的程度,应该没有资格对攻受问题指手画脚才对,不过之前那些客人除了会讨论攻受问题以外也会顺势讨论一些其他的东西。

    比如其中一方为了反驳对方的观点而拿出剧情之中的一些细节开始据理力争,然后另一方也会跟着一起拿着原著说事。

    一来二往下来显然会说出很多信息不是么?

    反正会讨论攻受问题的客人一般最后都会吵架起来就是了……

    正好步川小姐那个时候处于不需要干什么事情、也不需要接待客人而有些无聊的阶段,坐在摊位这边稍微偷听一下客人们相互吵架倒也不失为一件趣事,于是竖起耳朵,不经意之间便听了大部分进去,因此知道了不少细节——总而言之,如果让她当裁判,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敲下锤子赞同妹攻一方的观点!毕竟一脸高冷的芽衣本来就是比柚子要攻一点!如此酷炫狂霸拽的角色怎么可能是受!

    “不!”

    “绝对是姐攻!”

    然而不甘示弱地瞪过去的洛小倾肯定也十分相信自己的判断。

    比起步川小姐的一知半解,她似乎前一段时间有深入了解过橘里橘气的剧情,所以对于芽衣为什么是受更是有一大堆的理论可以说。

    “虽然芽衣前期看起来攻气十足,对比起来柚子简直像是一直小弱受,但是越到后期柚子就变得越来越主动!而反观芽衣则是变得越来越受气!芽衣活脱脱就是一枚只是看起来比较强势的诱受嘛!”

    “积极发动进攻的柚子绝对是不可撼动的攻!”

    然而没有看过原作的步川小姐当然不想听到这种长篇大论,直接十分抗拒地侧过脑袋显然不愿多听一句。

    “就是妹攻!”

    怕不是接下来都要直接说出“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来了!

    反正这种“虽然我没有看过原作剧情但我的观念一定是正确的”的态度实在气人得很,以至于洛小倾这边一直抓心挠肺那叫一个难受,恨不得直接上前晃着步川小姐的肩膀向她疯狂灌输正确的思想才好!

    “你要我说多少遍才知道是姐攻!”

    “妹攻!”

    “姐攻!”

    “明明就是妹攻!”

    “妥妥就是姐攻!”

    ……

    两人坚持己见、互不相让的人凑在一起吵架肯定是吵不出一个结局来的,无论她们争论的时间再怎么久也无法撼动哪一方的观点,于是最后吵得有些累了,步川小姐和洛小倾竟是针锋相对地一起瞪着对方——那一瞬间双方眼神的交汇处都要直接迸出电火花来了!幸亏摊位的冷清状态不会维持太久时间,下一批客人很快徐徐走来,而听到脚步声正在渐渐靠近之后她们才颇为气愤难平地收回谁都不肯服输的视线。

    而这种时刻两人表现得倒是不约而同,一同详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然而下一刻却一起心有灵犀地发出一声冷哼。

    同步率高达百分百!

    只要眼睛不瞎都可以看得出来她们明显正在打冷战!

    其实洛小倾也是满满的无奈,哪里想得到自己只是想让步川小姐说一下看法竟然就弄出一身的火气来了……原来她以为步川小姐会抱有一样的观念才对,却没有想到步川小姐好巧不巧认同反方观点,而且还俺么坚持己见。

    好气哦!

    一想到步川小姐之前一直坚持“妹攻”观点的模样洛小倾就气得牙痒痒!特别是那种不愿意好好听别人讲话的模样!

    明明芽衣才不会这么厚颜无耻!

    扣分!

    不过洛小倾毕竟知道一大堆的客人就在眼前、不能让客人看笑话,于是不着痕迹地收起刚才的张牙舞爪,重新扬起笑脸开始招待,仿佛根本没有和步川小姐吵架一样——不过她知道按照这种距离估计排在前面的客人都知道她们刚才正在吵架,毕竟声音压得再好也没用,客人顶多不清楚她们到底为了什么事情而吵架,只要看到她们最后相互赌气的画面肯定都是心知肚明的。

    嗨呀……

    这拓麻就尴尬了不是么?

    意识到情况已经超出预料的洛小倾不禁有些汗颜。

    明明她让步川小姐一起过来不是想让客人看到这种糟糕的画面,只想让客人看到她们一起相亲相爱的说。

    #步川小姐:警觉.jpg#

    洛小倾当然立马想到要赶紧补救才对,毕竟吵架其实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被步川小姐当着大家的面直接毫不留情地揍上一顿才是真正的糟糕!对比起来她们仅仅只是在吵架显然已经是十分好的情况了!

    于是做好准备向客人解释一下。

    反正直接把锅全部甩在步川小姐正在跟自己闹别扭上面便好,反正原作里面芽衣也闹过几次别扭不是么?

    然而不曾想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解释之言,洛小倾便猝不及防地发现排在比较前面的客人们竟然都带着一种十分神奇的面孔,仿佛被眼前发生的事物给萌到了一样,毫无例外皆是一脸“糟了是心动的感觉”的神色……反正结果是完全不需要洛小倾费心思地解释,看他们现在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一定已经自顾自地自行脑补过了,说不定洛小倾多此一举地进行解释还会破坏他们所臆想的美梦。

    行吧。

    洛小倾还能说什么呢?

    除了在心里暗暗祝福他们开心就好以外什么都做不了,一边放下心一边将同人本熟练地包装好递给客人。

    正所谓打是亲骂是爱疼急了才会拿脚踹,想必这些客人也都是这么想的,偶尔吵架一下才能更加体现出关系很好不是么?要是关系生分肯定不会像她们一样吵得相互怄气起来、甚至最后还表现出一副不愿再看到对方一眼的模样直接冷哼一声。

    更何况——

    看到两位颜值漂亮的美少女相互赌气其实也别有美感。

    毕竟美少女无论做什么都令人赏心悦目。

    洛小倾很快揣摩出客人的想法,当然不会觉得客人这么想有什么不可理喻的,毕竟她也时不时就会把步川小姐对自己施加的暴力当成爱意,每一次被步川小姐恶言相向亦或者拳脚相加都能找到十分合适的理由,于是继续扬着笑脸招待客人……只是这一次步川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可以闭着眼睛说瞎话!竟然还顽固不化地坚持芽衣是攻!洛小倾还是第一次被步川小姐弄得这么气不过!

    坚决表示要和步川小姐绝交一天再说!

    谁都不要拦着她!

    不绝交她就是狗!

    然而还没过上一分钟洛小倾就十分智熄地忘记自己刚才信誓旦旦地做下的决定、也选择性地忘记不久之前自己还和步川小姐各执一词吵得不可开交,趁着补货之余悄悄咪咪地伸出手指在步川小姐的胳膊之上戳了一下。

    没办法。

    舔狗就是这样的。

    ——谁让她是步川小姐的忠实舔狗呢?

    不过一脸冷漠的步川小姐肯定是不会有任何回应的,毕竟她此时正在气头之上,明明心里迫切地想要痛扁一顿洛小倾却又因为客人围聚在眼前不能轻举妄动,更何况洛小倾的小动作在她看来不是议和反而是挑衅!